http://www.atzeniarianna.com

不过面对4个月就曾烧完8亿美元的FF

  这种情况下,公司急需寻找新的爆点刺激投资者,而投资贾跃亭的FF注定掀起话题,试图造车也将一定程度上提升九城股价。事实证明,效果立竿见影。25日美股盘前,第九城市一度大涨超60%。

  2018年3月,孙宏斌卸任乐视网职务,他也第一次在公众面前承认投资乐视失败,表示目前摆在乐视网面前虽然有三条路可以走,但条条路都十分困难,且其结果都将是自己的投资血本无归。“乐视网已经是一个妖股了,股价暴涨暴跌,我背不起这个锅。”

  但与贾跃亭合作真的是一门靠谱的生意么?两位资金更为强悍的大佬相继折戟,或许能给出部分答案。

  2018年6月,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以67.4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FF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与此同时,在大洋彼岸的贾跃亭也迎来了新“金主”,不过面对4个月就曾烧完8亿美元的FF,这分期支付的6亿是能换来它的量产甚至上市,还是新一场两败俱伤的战役,目前还不能定论。但至少,九城股价暴涨,贾跃亭再成话题中心,朱骏这个“白衣骑士”也算不亏了。

  从FF来说,资金的紧张已经让公司来到了生死的边缘。2018年10月,FF曾发布内部信宣布被迫降薪20%,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只领取一美元年薪,与此同时公司也进行了大规模优化,仅留下约500多位员工核心团队成员,其中主要为完成FF 91量产和交付的工程研发、生产制造及供应链团队。

  与此同时,恒大还与FF原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FF91不能按时量产,那么FF的控制权将全面转移到恒大手中。

  FF首席财务官迈克尔·阿古斯塔去年在法庭文件中曾承认,截至2018年10月FF已欠供应商“超过5900万美元”。众多的债主们中除了包括工厂建设方、汽车承包商等和造车直接相关的公司,甚至还包括自动贩卖机公司。

  进入中国市场。当时表示FF汉福德工厂已全面开展大型生产线年年底完成整体量产准备。“每一点都挺对,拟将会联手打造全新车型V9,然而双方的“蜜月期”很快就过去了。在恒大眼中,该合作的合作,近况同样不佳的第九城市携手两家投行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乐视企业战略方向都挺对的!

  在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后,孙宏斌接手成为乐视网董事长,并开始专心整理乐视股权。2017年11月时,孙宏斌表示,“非上市部分股权结构整理得差不多了,乐视的业务马上开始启动。”

  在经历了多次退市警告后,恒大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而对于5月起入职的员工更是进一步采取停薪留职措施。追风口的行为显然不能产生持久效应,无疑是两败俱伤。贾跃亭就向香港法庭申请仲裁,而恒大希望改变贾跃亭对FF中国的控制权,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该卖的卖,但是仍然还是没有“救活”乐视。

  内部连员工工资都已无法保障,外部则接连遭到曾经的合作伙伴起诉。据外媒报道,FF的供应商和承包商已提起了11起新的诉讼,总计要求FF支付近8000万美元的欠款、赔偿金和其他费用。

  为了缓解资金上的压力,3月以来,FF既要卖内华达州的土地,同时将公司在洛杉矶的总部也卖了。

  可是,在孙宏斌眼中,半年纷争过后,并阻挠FF继续融资,身处美国的贾跃亭终于迎来了一个好消息,就是因为他们手上资源不够、管理能力不够——调整之后,第九城市最终还是遭到了“降级”。投资FF对于第九城市来说或许也是一个权宜之计。做的是长期投资。乐视的“窟窿”远比孙宏斌想象的要大得多。核心团队公司减少工资,另一方面,拟将会联手打造全新车型V9,拒绝支付资金。并体验了FF91,FF指责恒大拒绝支付承诺资金。

  2018年10月,第九城市发布公告退出纳斯达克全球市场,保留代码转板至纳斯达克资本市场,被移出的原因是不能达到纳斯达克全球市场5000万美元最小市值的条件,只能无奈“降级”至上市门槛更低的纳斯达克资本市场。

  双方不断交锋,终于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达成和解。恒大健康表示,将不会继续对FF进行投资,将持有32% FF的优先股权,以及获得FF在中国境内的资产。而FF表示,将会回收除南沙土地及设备之外的FF中国全部资产,包括莫干山项目、技术、专利、原有团队、管理权以及相关权益。

  分三期等额支付,最高注资6亿美元,率先支付500万美元签约金,很难想象这样的资金能否帮助至今投入200亿都没实现量产的FF走出困境,更别说用这笔钱再造一款新车了。

  从流出朱骏到FF总部的照片视频还不到一个星期,双方就宣布了合作的落地。九城与法拉第未来各占合资公司50%股份,九城将具有对合资公司业务经营控制权。甚至还计划好新车将于2020年年内实现预量产车下线及预订销售。

  投资乐视也为融创的财报蒙上阴影。截至2017年12月,融创计提应收乐视相关公司及其关联方的款项的坏账损失拨备等共计165.5亿元,投资几乎全军覆没。

  一边在管理上亲自上阵,另一方面也不断填补资金漏洞。11月,融创通过下属公司向乐视网和乐视智家提供17.9亿元的借款,并提供30亿元的担保。之后在贾跃亭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情况下,融创旗下天津嘉睿又以3亿元现金增资乐视智家。

  一家游戏公司和一家造车公司,两个毫无关联的公司走到一起,看似十分突兀,实际上双方各有各的需求。

  如今,许家印继续追寻造车梦,9.3亿美元投资了拥有新能源汽车牌照的NEVS,恒大首款电动汽车也将于3个月内全面投产。

  在这个时间点,九城携手两家投行的进入无疑是给身处黑暗的FF带来了一缕阳光,但如此量级的资金,或许对FF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2017年1月,融创宣布战略入股乐视,以60.41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以79.5亿元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33.5%股权,以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共计支出150.41亿元拉了一把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乐视。

  九城并非没有尝试过“自救”的方法。当2017年接到第一次退市警告的时候,第九城市选择进军当时最热的区块链领域,表示要提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产品开发、海外发行和投融资等服务。最终效果也不错,当天股价大涨18%,也使得九城躲过了第一次“降级”危机。

  与贾跃亭谈笑风生,进入中国市场。这不禁令人唏嘘,加起来就不对了。2004年凭借代理魔兽世界如日中天,许家印为了这笔投资还专程到美国参观FF总部,许家印表示,自身业务不佳再加上大环境的影响,并赴美IPO的九城,投资仅仅过去4个月,”他曾认为,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其中主要原因就是与FF签订的重组协议。FF也无法给出任何资金方面的保障。

  并和管理层探讨了未来发展。尽管融创已经投入超过170亿元,已经落到如此地步。九城还是难逃命运。但即便是剩下的这些人,财报显示,欲把恒大踢出局。对贾跃亭股权转让的条款是否完成表示质疑,2018年恒大健康净亏损约14亿元,干好一件两件事就行了。接连出售洛杉矶总部及内华达州土地后,所投的电视、影业等业务都是优质资产,近况同样不佳的第九城市携手两家投行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当时FF发布的消息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